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发布 > 图文新闻

网络融媒体专访散文诗人熊亮

编辑:来源: 时间:2022-06-27阅读:0

  散文诗,通常比较短小,但当代诗人中却有一位以长篇历史文化散文诗创作而驰誉文坛,享誉海内外的散文诗人——江西南昌的熊亮。他的文学创作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世界》《诗江西》《天津诗人》《新民晚报》《名作欣赏》《江西日报》,入选多个知名散文诗选本。《破茧》《清明》《梅》《马头琴》《秦俑》《长江》《黄河》《壁画》《编钟》《铜镜》等长篇散文诗一部接一部写出来并出版诗集。《梅》成功入选2016年度江西省文学创作重点扶持项目。这是由省文联组织实施的评选工作,历经一年时间,经过3轮评选,中国散文诗人、南昌熊亮的长篇散文诗《梅》最终成功入选——这也是南昌地区唯一一部入选的诗歌作品。

05.png

  熊亮幼承庭训,把先秦诗文和汉魏六朝歌赋一一诵读,将文学经典烂熟于心所以他的散文诗歌创作,融铸古今,吞吐大荒,修辞炼句,出神入化。长句、短句、散句,信手拈来,将韵味美、意境美、语言美、音乐美融为一体,让人震撼却又陶醉其中,任意挥洒,收放自如。

  一超直入如来地,一瓣心香逍遥游。诗人熊亮的诗歌创作成就,源于他的厚积薄发,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纯真烂漫的童心,待人接物惟“干净”二字可以当之。他的散文诗创作成绩斐然,并且得到了中国散文诗前辈大家耿林莽、王泽群、韩嘉川、何敬君、蔡旭等老先生和全国各地的文朋诗友的一致认可。

  熊亮在散文诗领域厚积薄发,成绩斐然。近年来,熊亮多次应邀参加省外的散文诗研讨会和笔会,全国各地的良师益友们对他也格外的关注,长篇散文诗先后在新疆、青海、甘肃、贵州、河南、山东、上海等地全文发表或节选刊登,江西人民广播电台今年也播发了他的散文诗《寻梦篁岭》。令人喜出望外的是,一次偶然的上网,熊亮发现沈阳好声音艺术团百人合诵了他的长篇散文诗《马头琴随想》。

  今年,沈阳好声音艺术团和宁夏朗诵协会等朗诵艺术家团队先后朗诵了熊亮的《马头琴随想》《圣山》多部长篇散文诗,艺术家们用各自的的好声音对熊亮的散文诗进行二度创作,采取单人朗诵或双人朗诵,以及多人轮诵、叠诵等形式加以演绎,并且有高、中、低音的穿插出现,辅之以相应的背景音乐,有点类似广播剧的形式,更像一台气势恢宏的交响乐的演出,让文字的意境、诗歌的意象得到进一步升华,更加立体,更加生动,令人耳目一新。这是群英荟萃,专业演绎,匠心品质,别具一格,精美绝伦的精品呈现。这场朗诵用声音为文字插上翅膀,尽情挥洒、抒发激情的饕餮盛宴,每一次朗诵,朗诵家们均提前排练,反复诵读,最后才合成音频,通过网络多个平台予以发布、扩散,传播真善美,传递好声音。

  西安融媒体中心也先后两次以朗诵的形式推广熊亮长篇散文诗《秦俑》,让静止的文字变得立体化、视听化,可听、可看、可读,让散文诗的意蕴变得更加丰满,阔达,极大地丰富散文诗的传播手段。

  熊亮朴实得有几分木讷,憨厚,唯有熊亮这样纯净、明朗,却又缠绵悱恻的心,才能写出荡气回肠的诗。他的散文诗创作,根植于中华民族文化的土壤,回归民族文化的母体,吸取营养,壮大自己,综合小说、诗歌、散文、戏剧、书法等各家之长,让所有的闲情逸致,古直苍凉,慷慨激昂等灼热的情感和情绪,化作散文诗的语言来加以释放,把散文诗这种小文体,注入了风骨、人文和时代精神、深度思索,并将诗人对未来的展望、豪情壮志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气象、大格局融入散文诗创作中去,增其厚重,强其筋骨,刚柔并济,纵横四海,深挖、写透——横向到边,纵向到底,超越时空,跨过地域,以丰富的想象力,营造心中的意象——他没有去过内蒙古、没有到过西安、没有去过新疆、没有去过西藏,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长篇历史文化系列散文诗《马头琴》《秦俑》《新疆散章》《圣山》等创作。就如同四大名著的作者没有经历过各自著述中的时空和事件,依旧能将梦幻西游、三国混战、江湖侠义、红楼一梦的场景描写得绘声绘色如临其境。

  熊亮在散文诗领域不断拓展,并尝试用散文诗为电视宣传片、专题片撰写解说词,取得了出乎意料的艺术效果,使原本直白、僵化的广告式的空洞说教,变得有温度,有情怀,有诗意,富有艺术感染力,极大地提升了电视宣传片、专题片的观赏性,艺术性和传播效率。比如,《风起百花洲》《新气象、新地标》《五四火炬耀东湖》《夜东湖,越夜越精彩》等,在南昌甚至在全国都引发关注。

  其中的《风起百花洲》,在人民网、南昌电视台等多家主流媒体播出,为江西为南昌的电视宣传片、专题片的摄制工作和解说词的撰稿开辟了新思路,引领风气之先,开启创新之门,成为了中国散文诗创作的一个现象级的新话题。

  著名文艺评论家潘志远先生大呼过瘾:“用散文诗为电视宣传片、专题片撰稿这一创新举措,值得全国的散文诗人学习”。

  熊亮的诗歌创作成就,印证了“越传统,越当代”的艺术发展规律,这条艺术传承与创新的探索之路是一条光明大道。

  当然,也有人说看不懂熊亮的散文诗,这固然有散文诗的推广普及不够之因素,但我认为这更是提问者自身诗歌创作美学的缺失所至。有人说,低估了熊亮散文诗的价值,就是低估了江西诗歌创作的水准!但他只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筑一座诗巢,抱一帘幽梦,把平凡的日子过成一首诗,或挥毫自娱,或抚琴抒怀,或湖畔小憩,或街道观景,悠哉游哉,聊以永日。


 

西安总能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18-2030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飞天路588号北航科技园

ICP备案号:陕ICP备19001954号-1